jin

参加了粉丝包场活动。
抽到了KK的购物袋,还用栗子卡换到了吱呦卡。
吱呦出场的部分全场都是迷妹尖叫声,还有人在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大喊了一句“堂本光一,38岁,满身肌肉………!!!!”
也是非常开心了~~~

你的声音10(仓安文)

安田哭着给横山打完电话后,就决定放飞自我了……
CC3当然不止横山一个经纪人,毕竟他们现在是大红的偶像组合。安田跟着其他经纪人老老实实的上完个人行程后,就让经纪人把自己放在路边。
“我走回去就好啦。”
“到家给我打个电话哦。”经纪人留下一句嘱咐就开车走了。
安田看着扬长而去的车子耸了耸肩,然后拿出手机果断关机了。为了纪念自己这个“失恋”的夜晚,安田决定去从来没去过的酒吧喝个酒约个炮(−_−;)
安田12岁的时候离开兵库到东京来当娱乐公司的练习生。他的同期生亮早就是有过好几个女朋友的“情场老手”了,同组合的涉谷也交过帅气的男朋友。只有自己迷迷糊糊的在大好青春年华只知道练习练习,错过了脱单的机会。等他出道后来给他们当经纪人的横山则像老母亲似的管着自己,再然后安田便陷入对Johnny的极度迷恋中……说起来26岁了还是感情史一片空白的小处男( ・᷄ὢ・᷅ )

在这个看上去gay里gay气的酒吧里,安田只敢一个人缩在角落里的位置里,手里紧捏着酒杯,整个身子都快和身后的墙壁融为一体了。但是没有一个人上来搭讪,安田差点忘了平日里他是个出门都不需要变装的毫无存在感可言的人……(。 ́︿ ̀。)。于是一个人干坐着的安田点了一杯又一杯的酒……

大仓结束录音后,发现自己的手机从8点开始就快被一个男人打爆了。他翻了个大白眼,然后极不情愿的回拨了回去。
“你和yasu发生什么事了?他人呢?!!”横山几乎是秒接了大仓的回电,并报以真切的咆哮声。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大仓用字正腔圆的口吻说到
“我刚往你的账户里打了10万円,你人在哪?”
“当然是我去找哥哥你啦!怎么能让您跑一趟!”

大仓等横山的时候心想什么时候自己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好歹自家还是开全国知名连锁饮食店的,现在为了钱居然就差献身了(; ̄ェ ̄)。
“你今天对yasu说了很过分的话吗?他哭着给我打电话,现在也找不到人,电话还关机。”
“我只是和他说不要在见面了,他就跑走了。我不想在这样下去了,本来就是假扮的。”
“………”横山没说话
“如果你觉得钱花得冤枉,我过段时间还给你就是了。最近手头实在紧……”
“我看得出他是真的喜欢你。”
“哈?”
“至从和你见面后,yasu整个人都开心起来了。”
“他以为我是那个Johnny吧……”大仓心虚的说
“有这个原因。那个做广播的人在yasu人生最低潮给了他很大的鼓舞,yasu的确很喜欢他。但是当偶像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后又是另外一回事,搞不好那个Johnny长得丑性格还差呢?”
“(。 ́︿ ̀。)”怎么感觉自己白白被人诋毁了
“而你的长相性格等各方面让yasu都很满意啊。你还是他第一个带回家的男人,他还听信了涉谷那家伙的胡话,想和你……”横山嫉妒的看了大仓一眼“那10万你留着吧,如果今天yasu出了啥事,10万留着当医药费。如果没事,10万块就当以后你们见面的费用了。”
“……大哥你们真的是娱乐公司吗?怎么搞得跟黑社会似的。”大仓双手抱胸
“现在跟我一起去找人。”
“哎?!”

结果找到天亮也没找到人……
现在大仓困到生无可恋的陪横山在警局报案,这货刚才还试图打“走失儿童热线”来着……

安田去哪了呢?
他是在一个堆满杂货的房间里醒来的。
安田揉着眼睛坐起身,发现自己还穿着昨天的外套,揉眼睛的手立马就停住了。
“哎?哎?这是什么地方?”
安田环顾了一下自己身处的房间,发现这个房间简直不得了!
周围起码有好几百个涉谷在朝着自己微笑,这些涉谷包括无数的海报、应援扇、CD、徽章……这些东西一直从地板蔓延到天花板上,房间墙壁本身的颜色已经看不清了,都被海报好好的遮盖住。安田抖了抖身子,一爪子按到了身边的东西,他僵硬的低下头发现是一个涉谷的自制等身抱枕,他在定睛一看更是发现自己身上盖的被子也印着涉谷的脸………
“妈呀!!”安田吓得一跃而起,慌慌张张的找自己的手机………变态!这一定是变态的巢穴!
没等找到手机,身后的房间门就“吱呀”一声开了………

你的声音09(仓安文)

“那就是个流氓!到底是谁找来的人?!”
“难道不是你自己吗?yoko你老年痴呆。”锦户把一杯黏稠微黄的液体递到横山面前“来,喝杯香蕉汁。益智!”
“最多也就润肠吧(; ̄ェ ̄)”涉谷掏了掏耳朵
“说起润肠我就来气!'油用上,套戴好'这种丧心病狂的短信是不是你发给yasu的?!”
“是啊,不行吗?三更半夜的找男人去家里,除了这种建议我也给不出别的了(。 ́︿ ̀。)”
“你这是推弟弟进火坑啊!”
“yasu都26了,26岁还是处男,说出去都没人信┑( ̄Д  ̄)┍”
“别家的想怎么样我不管,我们家的小孩不能随便跟男人这样那样!(╯°□°)╯︵ ┻━┻想当年我第一次见yasu,那是个冬天外面下着暴雨,我没伞,全身都是伤……”
“哎?你被追债的打了?”亮拿着香蕉瞪大了眼睛
横山则挥了挥手,让他不要打断自己。
“我失落的坐在路边,感觉自己已经被全世界抛弃,就算死了也没关系。这时候是yasu穿着洁白的毛衣,将一把伞撑在了我的上方。他露出了微笑,就像一个天使一样。”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亮完全摸不着头脑
“啪!”一本漫画拍在了亮的脸上。
“没有钱………这是什么东西(−_−;)”
“别听这个同人男瞎说,他就是一天到晚瞎意淫。yasu是面试进公司的,yoko什么时候第一次见你,也就什么时候见的yasu。”
“总而言之,yasu不能跟那男人在一起!况且他还是个冒牌货。”

大仓已经连续三天都收到了安田发来的短信———满屏的对不起加这样(;´༎ຶД༎ຶ`)还有这样(╥﹏╥)的颜文字。
大仓完全不想理他,也没时间理他。他开始录音了,同时舞台剧的排练也进入到了最后的阶段。
于是当大仓在对方事务所练习室里看到安田时并没有感到特别意外。
安田反戴着棒球帽,穿着时髦的黑色T恤,下身配着短裤和打底裤的搭配。
“天呐!是安田章大!”同去练习的声优惊得叫出了声。
“能给我签个名吗?”
“合照可以吗?”
“都不要围着yasu了。”舞蹈老师替安田解围“yasu虽然日程很忙但还是自愿来帮忙做示范。希望大家能认真练习。”
“嗨———”
整个练习过程,大仓和安田都没有过多的接触。安田工作起来非常认真,又非常专注。看他一心扑在眼前工作上的样子,大仓以为他压根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一个半小时后,舞蹈老师说安田还有行程要赶。安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朝剩下的人弯了弯腰就准备走了。
待他出门后,大仓也跟了上去。
“你真的只是来教跳舞的?”大仓追在他屁股后面问。
安田顿了顿,停下脚步,转过身子。
“你……不回我短信,我只好……只好自己过来了。”
“(−_−;)你简直像个小变态啊”
“那天打了你真是对不起……可是……可是……我无法和见过两面的人……”安田低着头,眼睛慌乱的盯着四处看。
“呵。是我误会了吗?你那盒新买的安全套是准备拿来吹气球的?还是留着给谁用的?那个白皮的经纪人?!”
“我……我………(╥﹏╥)”
“总而言之,你别再来烦我了,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大仓说完绝情的话后,安田就僵在那里不动了,大仓看他没反应,心里有点慌。
他正想上前一步看看安田的情况,安田却突然转身就跑,跑了两步啪唧一声摔在了地上,又立马爬起身跑出了事务所的大门。
呃………

“尼桑……”
“哎哎?yasu你在哭吗?发生什么事了?”
“尼桑,从……从现在开始……我……我会好好工……工作的,不会再……再想乱七八糟的事了(;´༎ຶД༎ຶ`)”安田边哭边断断续续的说着。
“哎?!!!到底怎么了?你在哪?我来接你!!(◎_◎;)”


有姑娘在萌购上买过东西吗?是不是每一样东西都要算邮费的?想在上面买这张照片………

你的声音08(仓安文)

安田战战兢兢的打开自家的大门。
“请……请进。”
侧过身将大仓引进门。
“打扰了……呃…”
大仓一进门就受到了视觉上的冲击
“啊啊啊啊啊!早知道你会来,我应该提前理一理房间的!!!(;´༎ຶД༎ຶ`)”
安田扯着小尖嗓跑进客厅,试图把乱扔在沙发上的衣服抱进卧室。
慌慌张张中自己又不小心踩到拖在地上的衣服下摆,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嘤……(T ^ T)”感觉太过丢脸,安田趴在地上不愿起来。
大仓上去把他从地上拦腰捞起身
“你不用这么紧张。”
“对……对不起T^T”

大仓陪着安田把沙发上的衣物叠好放到一边后才让安田冷静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
“是yoko给我的,就是我的经纪人。”
“哦……”那个皮肤特别白的男人
“因为上次我们都没有互留电话号码……”安田用有些失落的语气说到
“是我走得太急忘记留了”大仓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你那个经纪人只付了一次的钱凭什么要留电话号码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偶像挺赚钱的吧,这房子这么大还能看到东京塔呢。”大仓环顾了下四周
“出道以后我的赚的钱都是yoko帮我管的,具体赚多少我也不太清楚。因为yoko说我有时候迷迷糊糊的,把钱全交给我太不放心了。”
“经纪人这工作事还真多啊”
是啊,还得管艺人上节目穿没穿内裤呢!
“哎呀呀,叫你来玩还说这么无聊的话题。”安田摸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转头看着大仓露出了迷之自信笑容“我们来玩一些好玩的吧。”
喂喂喂!我只是陪聊,工作项目里不包括肉体接触啊!!!
结果只是被邀请一起打游戏吃夜宵。
安田家巨大的三开门冰箱里诡异的放着一排粘合剂。
“不是用来吃的啦!∑(゚Д゚)”小矮子慌忙摇手解释
难不成呢?!!
唯一能吃的是一碗散放着迷之臭味的咖喱。
“那个……半个月前刚煮好的时候味道还是不错的哦。(⁎⁍̴̛ᴗ⁍̴̛⁎)”
天呐,这家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活到现在的?!
大仓翻箱倒柜的挖出了厨房里所以能用来煮的原材料,然后娴熟的开始切菜做饭。

“你先请他吃个饭,再打几盘游戏咯。重点是上次送你的红酒一定要拿出来喝!”
这是亮给的建议
“油用上,套戴好。”
这是涉谷给的建议……
“什么?!你请那个男人去家里玩?!!!尼桑现在就过来陪你!!!”
这是一个小时前横山发来的邮件,但是目前为止他居然还没出现。

大仓煮的饭很好吃,吃过简单的饭后。大仓带着安田出门买零食。
“想不到在东京巨蛋开演唱会的偶像回到家还要吃馊掉的咖喱,还得自己出门买生活用品。”
“毕竟也是人呀。”
安田在便利店里挑挑选选了一堆小零食,抱到柜台结账时,眼睛扫过了柜台旁的安全套。
他扭过头看了一眼还在报刊去流连的大仓,踟蹰了一会,伸手拿起了一盒放到小零食旁。
他感觉自己的脸都快烧熟了,到是店员一视同仁的把这些物品全部都结账了。
两人再次回到安田家。
安田说自己的头发都是发胶难受,就跑去浴室洗澡了,让大仓先打游戏。
大仓打开游戏,又去安田买的零食袋里翻吃的,翻着翻着就翻出了那盒安全套。
“……”大仓拿着盒子咂了下嘴,他又不是傻子,成人之间的交易也了然于心。再加上安田怎么说也是一个长相可爱的当红偶像,上床吃亏的又不是他自己,大不了也就是做上面那个要多出点力。
大仓拿捏着这盒儿童不宜物品,只是一味的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在便利店把牙刷和内裤一起买了。那家伙这么小只,内裤怕是自己撑不下。
安田洗完澡,出来看到大仓并没有在打游戏,而是在看自己出道时期的录像带。
“看放在柜子下面,就拿来看了。”
“啊啊啊啊啊啊!(╯°Д°)╯”安田羞的扑到大仓面前抢遥控器“不要看啦!!”
“挺可爱的啊,为什么不能看。”
刚出道时的节目挺没节操,这集综艺讲的是安田扮成女高中生到街头勾上班族的事情。
“不要看啦(;´༎ຶД༎ຶ`)”
“那你告诉我最后上勾了几个?”
“两个………三个啦三个!有一个剪掉没放出来( ;´Д`)可以了吧关掉啦!!!”
大仓关掉电视,安田直起身子,穿在身上的睡衣已经乱糟糟的了,没擦干的头发还在滴水。
大仓凑上去,把安田拦到怀里
“乃,你老实说今天叫我来到底是为了干什么的?”
“打………打………游戏…………”安田结结巴巴的说道
“哦?那跟我解释解释这盒东西是干什么用的?大明星”大仓用两根手指夹起那盒安全套
“我………我………”
“想要吗?想被我抱吗?”大仓近乎于咬着安田的耳朵低语
安田感觉自己可以原地升天了,大仓的声音太他妈性感了!!!!
见安田僵在自己怀里没有反应,大仓便大胆的将手伸进安田的睡衣里揉捏,并啃咬起安田的脖子
刺激的反应让安田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虽然大仓的声音很性感,让自己难以把持,可是不说话时的大仓却像个流氓似的占自己便宜,自己还是无法………
“放,放开我!”
安田一拳打过去
“啊!!你”大仓立马捂着自己的右眼叫了起来
“啊……啊对……对不起!(;´༎ຶД༎ຶ`)”
“怎么了?!!”门口突然传来了横山的声音“你这个混蛋!!!”
护犊的白皮冲进来照着大仓的脸又是一拳……







你的声音07(仓安文)

大仓从来没有看过演唱会,虽然也有喜欢的歌手,但无论是哪一个都到不了要花钱去看的程度。因此,当他和丸山以及声优前辈一起在东蛋外候场的时候,感觉自己被打开了新大门。
这里人人都打扮的很奇怪不说,每个人还都像嗑high了一样带着亢奋的表情。有几个年纪小的姑娘聚在一起居然在流泪!!
从出生到现在大仓的情感线大概一直都是平的,哪怕是老板携款潜逃,公司瞬间倒闭,他的情感线也只是微微波动了一下,所以………他现在除了皱着眉看着眼前的一切,脑子里大概也只剩下无数个想回家了。
丸山到是意外的有名,稀有的男饭以及半个圈内人士,有很多小姑娘上来交换名片或者礼物。
丸山穿着红色的手工刺绣特工应援服,双肩包上别满了涉谷昴的徽章以及应援娃娃———穿红色衣服的黑猫。再加上自制应援项链,应援毛巾,应援扇………大仓觉得他像个会移动的杂货铺。
前辈也没好到哪里去。作为有钱的成年人,此次演唱会安田的周边一口气All了五个全套。T恤、购物袋、挂饰、扇子已经全部用上了。
很快就有同为动漫宅的饭认出了这位有名的声优,上来拍照的人一波又一波。
大仓毫无存在感的站在一边,他手上有一根CC3的应援灯,是丸山硬塞给他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证明他确实是来看演唱会的。
“和丸山桑站在一起的那个男人……什么都没拿,是谁的饭?”
“不知道。”
有人经过三人身边,飘过几句话。 ”

好不容易捱到进场,当场馆里的灯光暗下来时,大仓看到前辈从包里掏出两粒速效救心丸塞进了嘴里……ozl
“CC3!CC3!”
绚丽的灯光下,是全场饭热情的打Call。

不得不说,演唱会非常成功。
大仓眼里只看到被周围饭竭斯底里称为“安田大人”的安田章大。
大仓想这个矮子大概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那次见面时,软软弱弱的样子和现在台上攻气十足,只要勾一勾嘴角,吐一吐舌头就能让台下小姑娘疯狂喊叫的人完全不像是是一个人。
MC时间,三人讲到了安田之前引起骚动的“失恋事件”
“引起这么大的骚动真是对不起”
“明明没在恋爱却还占这么多天头条,真是狡猾。”
“哎————!”底下的饭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都是误会啦,我没有在恋爱哦,如果要说在恋爱也是在和在场的各位谈啊。”
“kya!!!”
在小姑娘激动的叫声中大仓一脸黑线“谁要和你这个矮子谈恋爱(−_−;)”
“但是章酱有喜欢的人。”
“对,我也要检举他”
安田一脸你们饶了我吧的表情
“是怎样的人?”
“………怎样的人呢………大概是声音很好听的人吧。”

演唱会结束后
安田回到后台,横山就把手机横到他的面前
“什么?”
是饭的推特
“这不是小涉的那个男饭嘛,呜哇!这个打扮真是不得了。”
“旁边”
“哎?”
安田仔细的看了看,便激动的瞪大了眼睛———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站着一脸无聊样的大仓。
“大仓来看演唱会了?!”
“看样子是的。”
“哎?!那我……哎?哎!”安田手足无措的样子萌到了横山
“别说尼桑没帮你……大仓的电话号码……拿去吧。”


“大仓桑……你来看我的演唱会了吗?能不能见一面?”
大仓看着突然收到了陌生号码的邮件,明明应该拒绝的,但是………
“让你久等了。”从远处跑来的安田看样子就是匆匆忙忙赶来的,只是换了私服,连妆都来不及卸“没想到大仓回来看演唱会,我好高兴。(*ˉ︶ˉ*)”
笑起来就像一只小兔子………🐰
“要和我见面是想做些什么呢?”
“哎?”安田还真是被问住了,他只是一心想着和大仓见面,却没想过见了面干什么。
“你这样也不能到处乱跑啊”擅自揉了一把安田的头发
“那……那……要不要去我……我……我家玩?”

“男神答应到我家玩,求玩些什么?在线等,急!”


你的声音06(仓安文)

大仓坐在一家氛围很好的咖啡馆里的最隐蔽的角落里,看着对面这个紧张到手足无措的男人……
五分钟前安田刚第三次打翻了自己面前的水杯,现在正老老实实的把两只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低着头坐着。
这人真的是红得发紫的偶像吗?咖啡馆对面的商业大楼上还挂着由此人代言的广告牌。而现在安田却毫无遮掩的坐在这里,周围竟没有一个人认出他。
“咳咳”大仓觉得在这样无言的坐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横山也没说这所谓的约会是计时收费的,当然是越早结束越好“听说你想认识我。”
大仓一开口,安田就猛的抬起头用超感动的样子看着大仓
“怎……怎么了?”
“真……真的是Johnny啊!我还以yoko为了安慰我找了一个假人!!(;´༎ຶД༎ຶ`)”
安田哭嚷着,眼眶里噙着泪花。
“你别哭啊……”不自然的递了一张纸巾上去。
“对……对不起。因为Johnny你突然就不做广播了,又怎么找也找不到,我还以为再也不能听到你的声音了(;´༎ຶД༎ຶ`)”安田拿手揉着眼睛,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对……不起?”大仓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要先道歉。
果然,安田马上摇起了头“这不是Johnny的错。我……我请你吃东西吧!”
没等大仓拒绝,安田就扬起手招来了可爱的店员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来一份!”
安田一副要把菜单上所有的菜都点下来的样子。
“这家店还记得吧?200期特别节目里介绍过哦!(⁎⁍̴̛ᴗ⁍̴̛⁎)”
求表扬脸
“哈哈……当然……记得”记得个头啊!!!
“那么,为什么Johnny会在我们事务所呢?啊!你要艺人出道了!(˶‾᷄ ⁻̫ ‾᷅˵)”
“不是,事实上我是为了当声优……”大仓感觉自己跟不上安田说话的节奏,边解释边才想起来他现在可不是Johnny,他这是在“扮演”Johnny……“我改行了,以后都不做广播了。”
“哎……”遗憾脸“可是Johnny明明主持的就很好啊╭(°A°`)╮”
“别叫我Johnny了,这个名字我以后也不会用了,我叫大仓忠义,你叫我大仓好了”

“呵呵呵呵呵呵( *`ω´)”
和大仓吃了一顿中饭回来后,安田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随时傻笑的状态中。
“你真的找了个人扮演那个说广播的?!!”
“你小声点!!”
另外三个人凑在一起
“居然没穿帮?听了五年广播都没听出声音是假的。”亮刷新了对安田智商的认识。
“说明我人找得好呗。”
“yoko你下巴凸出来了。”
“万一哪天穿帮了怎么办?”
“到时候再说。”横山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
这根本就是还没想好对策的样子!
“小涉!我今天感觉心情好好啊啊啊!!(((o(*゚▽゚*)o)))”
“来了……”涉谷走过去,把窝在休息室沙发上的安田拎起来“来来来,说说你们今天什么进展?”
“哎?我们吃了饭,大仓他好会吃,他吃了三碗饭!( *`ω´)”
“大仓?”
“就是Johnny啊,他告诉我他的名字了,呵呵呵呵呵”
“哦……其余呢?”
“你们约下次见面的时间了吗?”
“没…有…”
“那联系方式呢?交换了吗?”
“……没………有……哎?!!(;´༎ຶД༎ຶ`)”

安田章大 男 26岁 偶像歌手 好像见面第一天就被人甩了?!!!(¬_¬)

大仓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还能培育出这么不得了的男饭。
他现在心情很是复杂,回到声优事务所,丸山就兴冲冲的上来把三张票拍在大仓面前。
“什么东西?”
“CC3巡演大阪站的票。”
“哦,你不必特意拿来给我看。”
“这里有你的份,钱我先帮你出了,到时候再给我好了。”
“啊?我不想……”
“大仓,前辈也去哦,现在搞好关系,能帮你争取一两个角色也不是问题啊。”
“前辈!票收到啦!”丸山奔着远处的前辈去了。
大仓看着自己面前的票叹了口气,默默收进自己的口袋里。





你的声音05(仓安文)

至从出道以后,随着行程越来越多,安田就很少来公司了。
今天来也是突然想起自己以前自刻的Johnny节目的光盘落在公司好久了,于是下了通告就拜托横山开车送他来取。
路过灯火通明的练习室,发现这么晚了居然还有人在练舞。因为对现在的练习生完全不熟,由于好奇就扒在门边偷看。
看背影还是个很符合自己审美的男人,但是他怎么在看自己以前的练习影像啊(>﹏<)那个跳得很烂会被嘲笑的( ;´Д`)。
安田忍不住提醒对方不要再看啦
“这个跳的不太好,照着练也是错的啦……”拿手扒着门框,毫无底气的说着。
大仓转过身子,看着眼前这个人畜无害的人,又转过头端详了一番屏幕里气场爆裂的金发少年,再转过头上下大量了一番见自己不作回应就又往门边缩了半寸的人……
大概是同一个人吧………
“………啊!”安田看着大仓的脸突然喊了起来“便利店!”
是那天在便利店遇见的人啊
“你是不是在便利店里咕咚咕咚的喝过……”安田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哎?这么迟了?来啦来啦!!”
举着手机“登登登”的跑走了。
“…………搞什么东西(。 ́︿ ̀。)”大仓一脸黑线
………下次再见到的话姑且还是为前辈要个签名吧……

“yoko,我们公司招练习生了吗?”
“练习生每年都招啊。”
“那有招个子高高的人嘛?”
“你这范围也太大了,现在招的孩子普遍都很高啊。”
“怎么?你看中谁了?”涉谷再一旁搭腔
“有一个………也不是啦……”安田突然就丧气起来了,涉谷知道他一定想到Johnny了。
“你要是喜欢,过几天让练习生来见习巡演排练吧。”

但是安田没有在排练现场看到大仓的身影
“所有的练习生都在这了。”
“可是我明明看到有一个个子高高的在舞蹈教室跳舞啊(;´༎ຶД༎ຶ`)”
“………不会是因为你老想着那个Johnny,看到幻象了吧?(¬_¬)”
“不会吧( ;´Д`)不要吓我(;´༎ຶД༎ຶ`)”
“yasu听尼桑一句话,你休息几天在工作吧”
“嘤……”

大仓持续着舞蹈练习的日子。由于他态度认真,又最有韧劲,还受到了舞蹈老师的表扬。
“如果早个五年,搞不好你能偶像出道啊。前几年你都干嘛去了?”
“普通的上学而已。”大仓笑了笑。
虽然大仓再也没有遇见过安田,但是他在舞蹈教室外还是被来办事的横山逮了个正着。
“你………”横山围着大仓转了三圈,还在大仓胸前比划来比划去“多高?”
“178………你是谁?”
“高中生?………老相了点啊”
“(−_−;)……你是谁?”
“咳咳……我们公司的练习生?”
“我不是。”
“那为什么?”
“只是借用这里的教室和老师而已。我是声优事务所的。”
“哦!”横山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难怪!”
“你到底是谁?!”
“小伙子!”横山突然激动的拉住大仓“看你有颜有身高声音还这么好听,你有没有兴趣相个亲……呸!是去诈个骗!不,是认识个明星啊(⁎⁍̴̛ᴗ⁍̴̛⁎)”
“………”只要稍有智商的成年人都能看出这是个坑“请允许我拒绝。”
“你别走啊!!!!绝对不是坏事!”横山拉扯着大仓的衣服“只是成年人一起出去吃吃饭聊聊天而已,对方还是当红偶像,绝对是只赚不赔的好事!!”
“放开我!”咬牙剁肉才买下来的超贵T恤快要被横山用蛮力扯成布条了。大仓心疼自己的衣服钱,只好任凭横山翻出手机伸到自己面前。
“快看!可爱吗?是不是很可爱!你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手机里是一个穿着带兔耳朵的毛绒连体睡衣的男孩纸上目线的看着镜头。
………怎么又是安田章大!
“可爱……是可爱啦……但我不想认识!”
“你知不知道为了拍到这张照片,我费了多大的劲。好吃好喝的哄了一晚上,还给灌了两瓶红酒才拍成的(T . T)”
“……需要我现在报警给你一个自首的机会吗(−_−;)”
“要不是yasu最近状态实在不好,我也不会来找你当枪手啊。”横山小心翼翼的收起手机“你只要扮演一个人和yasu出去吃吃饭就好了,当然我会给你钱的。”
“扮谁?”
“有一个主持电台节目的人,他叫Johnny,你有听说过吗?”
“哎?!∑(゚Д゚)”






你的声音04(仓安文)

在声优养成所里训练了一段时间后,大仓便开始当起了群杂。
他谈不上有多热爱这份工作,事实上之前做电台的工作他也谈不上热爱。
大仓开始做电台节目的时候才大一,从来没想过自己能从读书一直做到大学毕业。如果那是个以音乐为主题或者是新闻为主题的节目也就罢了,可偏偏还是个少女广播节目。幸好每期都有作家提供稿子,要不然大仓根本做不下来。
节目里介绍的那些总让人感觉粉扑扑,软萌萌的小店大仓当然不会去,就连每次介绍的甜品零食他也从没吃过。因为大仓特别不喜欢吃甜食,有一次他在节目里突然提起自己喜欢吃烤鸡串的事情,事后也被工作人员制止了。
“哪有少女喜欢吃烤鸡串就冰啤酒的!!!”
之后大仓只能继续照着稿子念,所以仔细想想的话,这五年来自己大概一直都在做提线木偶,没有一点自己的思想在里面。
至于为什么要坚持这么久的原因大仓也说不上来。
一方面大概是自己贪图安逸,见收入还不错也就没有了重起炉灶的动力。
另一方面偶尔会收到来自小姑娘们的应援,自己也是蛮开心的。
这么说起来,这个节目居然还有男饭。
那大概是两年前吧,突然打进现场的电话。结结巴巴的说自己有多爱这个节目。
“是这个节目让我不再害怕黑暗。”
好像是眼睛突然出了问题,在恢复的过程中听了这个节目而成为饭的。
“还有Johnny你……我……我……也很喜欢。”
被男人告白没什么好高兴的,大仓还记得当时自己开的玩笑
“难得被男人告白什么时候能见上一面就好了。那么在这里为这位告白的勇士送上一首CC3的歌………”
CC3………一个星期五次节目,CC3的歌至少要播送三天。
那个节目作家大概是CC3的大饭,总是想方设法的把CC3的歌穿插在节目中。
天气好要听CC3,下雨了也要听CC3;过节听CC3,平时没什么事也要听CC3;小姑娘打电话来放CC3祝福她,男人打电话来也要放CC3感谢他………
虽然每次大仓都会照本宣科的说自己也喜欢这首歌,但他……对没错,就跟搞不懂那些少女店铺和限定甜品一样,大仓连CC3一共有几个人组成都不知道。

“你要听吗?”丸山把耳机递给大仓
“不要。”无情拒绝。
丸山和大仓都在录音棚外等着录音,现在是属于主角们的配音时间,他们大概会等上一阵子。
丸山在听CC3的新歌。大仓拿起CD盘,封面是一张画的很差的……儿童画?
“这次的封面是昴昴画的,可爱吧❤️”丸山献宝似的说。
“………人家知道你在背后叫人昴昴吗?(−_−;)”
大仓完全不能体会一个男人痴迷于另一个男人这种事的。
他觉得丸山的妹妹这么喜欢那个耷拉眼还情有可原,也许现在的小姑娘就爱那种五官深邃,长得很有异国风情的男人……
不过丸山这样简直就是变态。如果当初那个打电话进来的男人在背后也喊自己忠忠的话………想到这大仓对着想象中的男人打了个冷颤。
漫无目的的翻开歌词本,新曲的作词作曲都写着同一个名字——
安田章大
“自己作词作曲?”
“嗯?哦!yasu很厉害哦,CC3很多歌都是他写的。”
这个安田章大继上次的“失恋事件”后又一次进入了大仓的视线,
“yasu不是失恋了嘛,这次的歌就好像在说自己的心事。”

也许这是爱情我却没有发现
以为像这样相隔千里也能够满足
感谢你陪我度过黑暗
感谢你给我面对光明的勇气
哪怕只是声音
也深深为此痴迷
………
“爱好深………”(−_−;)
“是吧,不过这里不是写到哪怕只有声音也深深为此痴迷吗?小涉每次唱到这句的时候,我都好害羞啊(⁎⁍̴̛ᴗ⁍̴̛⁎)”
“(−_−;)”大仓完全不像理这个叫做丸山隆平的男人。
“这不是CC3吗!!”一个激动的女声响起。
作为二人的大前辈,一个六十岁左右的阿姨走了过来。
“前辈你也喜欢CC3吗?!!”丸山激动的一跃而起。
“别看我年纪不小了,其实一直有在给安田大人应援哦。”
“前辈,我们下次一起去看控吧!”
“哈哈哈,如果你愿意带我这样的阿姨一起去的话。”
大仓看着一脸激动的握在一起的两人,心里默默吐槽,这位和丸山握在一起的声优大前辈,配的不仅是动画的主角,还是超级英雄般的男主角………
“不要在用元气的声音犯花痴了!!”

CC3还真的要开始准备全国巡演了。在接受了Johnny就这样消失的现实后,安田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了工作中去。简而言之,已经到了有点自虐的程度了。
“这样不行,yasu这人作为龟毛的处女座一旦走入死路,就会拼命的钻牛角尖。还记得当年他为什么会把眼睛弄坏吗?”亮很担心安田的状况。
“但是他不这样拼命工作就会在家里想东想西的哭……”涉谷也很苦恼。
“说到底不就是个做广播的吗?为什么找不到人?人到底去哪了?!!!”
赶紧把他挖出来五花大绑到安田床上去!

……人就在你们公司的练习室里啊!!!

大仓接到了入行以后的第一个重要工作。给一部音乐偶像动画配音并同时推出同名舞台剧。
“这年头当声优都要又唱又跳……太夸张了吧。”
“年轻人你要知足,配这种动画很能赚人气。你就好好利用你的脸和身高吧。”
这部动画是大仓事务所今年力推的作品,公司也正是看中了大仓比一般声优出众的外型才会如此迅速的签下他这个外行人。
社长还花重金联系了CC3所在的娱乐公司,请他们帮忙训练大仓在内的几个年轻声优的舞蹈和唱歌。

“不得了!不得了!”和大仓一起训练的声音捧着脸喊“到处都是电视上看得到的人。”
“还个个长得好看,和我们真是不同。”
大仓对娱乐圈了解并不多,但就算不认识艺人,一些人总归是只是站着都像带着光环一样的与众不同。
就连舞蹈老师对他们几个要求也不高,在练了几个基本的动作后,除了大仓以外的人都先回去了。
大仓一个人留在练习室里,配合着音乐一遍又一遍的对着镜子练新学会的舞蹈。
他自己也不懂为什么自己非得这么做,但总觉得既然学了就必须尽力做到最好。
休息的时候,他的目光转向舞蹈老师留下来的几个光盘。说什么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
“都是公司艺人出道前的练习影像,有几个人现在很有名哦。”
大仓随手拿起一个放到播放器里,伴随着轻快的流行音乐电视机上出现了一个男人。
金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清秀的五官,明明看上去软萌的像个可爱的小女生,眼神却那样凛冽,舞蹈动作也帅气有力。
“章大这里的动作再打开一点。”
明明已经跳得很好了,却还是受到了舞蹈老师的批评
“嗨!请再放一遍音乐。”
被喊做章大的金发少年却只是默默的点了下头,继续开始练习。
大仓看着屏幕里的安田章大一遍又一遍的跳着同样的舞蹈动作,有一瞬间看愣了神。等反应过来,他发现自己已经站起了身,和电视里的人开始跳起同样的动作。
“阿诺………这里不是这样跳的哦。”
大仓的背后传来一个声音,他停下动作转过头。
“动作有一点点不对……”
门口扒着一个男人,正巧,就是屏幕里的那个人。



你的声音03(仓安文)

安田蹲在便利店的地上,两只手分别拿着不同牌子的眼药水。连续嚎哭了一个星期,安田的眼睛又肿又难受,实在受不了才溜出来买眼药水。
他蹲在便利店的小角落里,看似好像在犹豫该买哪一瓶,实则在发呆。
突然安田感觉到了背后的视线,他转过头,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男人一边喝饮料一边偷看他。
男人的个子很高,长相也不错,但是一直偷看的样子又有点变态……
大仓见人注意到了自己的视线,连忙撇过了头,过了几秒又忍不住转过去看。
“这年头,真有人连眼药水都要偷……啧啧”大仓在心里里咂嘴
而安田则注意到了大仓手里拎的袋子
“那不是小黄嘛………”
耷拉眼的小狗公仔叫小黄,是亮的标志性应援物,亮的休息室里堆满了饭们送的小黄。
“原来亮也会有男饭哦………糟糕!他一直这么看我,难道是认出我来了?Σ(・□・;)还是赶紧买了药水走吧。”
想到这安田匆匆忙忙的站起身,由于蹲的时间太长,摇摇晃晃的站不稳一头撞到了一旁的冰柜。
“呵!”
大仓忍不住笑出了声
真的是太丢脸了!!安田的脸都羞红了,虽然他的脸已经基本遮的哪都看不见了。

握手会进展的很顺利,除了安田的饭们不约而同的送了安田好多的保健品……( ・᷄ὢ・᷅ )
“今天那个人又来了!”
涉谷口中的“那个人”,指的是一个有着一头卷毛的狂热男饭。
“他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拉开裤子拉链,就为了证明自己买了和我一样的内裤!!!”
“哈哈哈哈哈哈”亮笑得差点背过气去了“不是挺有趣的嘛”
“简直恐怖!”涉谷抱着手臂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可以理解嘛……如果是Johnny,我也会……会买同样的东西的。”提到Johnny安田的眼框又红了。
“这样的人怎么不是你的饭”
“今天也有男饭给我送小黄啊。”亮指了指沙发上的娃娃“明明缝制的这么用心,却连我们这次代言的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还拒绝和我握手(。 ́︿ ̀。)”
“哦………”安田认出了公仔。是那个人啊………

大仓有了新工作,在不抱任何希望的情况下,那居然还是个正儿八经的好工作。
事实上,丸山是个声优。虽然还没有属于自己的代表作,但几年前由声优主演的舞台剧《海贼王》曾经轰动一时,初出茅庐的丸山在舞台上塑造了乌索布这个角色。相似的外形,热情的表演让他人气大涨,在这个行业里站稳了脚跟。
“这早已不是只靠声音就能吃饭的行业了。”
丸山觉得大仓虽然没有受过专业的培训,但是声音好,外型靓,搞不好真能红。就把大仓介绍到了自己的事务所里。
新的事务所当即拍板签下了他,但却要求大仓隐瞒做过广播节目的过去。完全把他当作素人新人,经过短期培训后推出。

因此,横山发现自己居然无法从文化放送那打听出Johnny的来历。
Johnny就这样从安田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

“最近,我失恋了………虽然很痛苦,但会马上振作起来的………”

安田的日记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一时间不仅是饭们鬼哭狼嚎,连新闻都出了好几波。
大仓对这种偶像的绯闻并没有多大兴趣。
只不过刚巧看到报纸上的新闻。他盯着安田的大头照,心想:风和日下啊,这年头偶像失恋都能占这么大版面了。
不过大仓在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叫做安田章大的小偶像长得还是挺好看的。
上次去握手会的时候怎么没注意到他?早知道都要排半天的队,与其去握那个耷拉眼黑皮,还不如和这个人握手比较好啊!